• <xmp id="aciow">
  • <xmp id="aciow"><optgroup id="aciow"></optgroup>
  •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2 09/ 10 16:29:30
    來源:新華網

    新時代中國調研行·非凡十年看優勢|舉國同心 合力攻堅——從貴州打贏脫貧攻堅戰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

    字體:

      新華社貴陽9月10日電 題:舉國同心 合力攻堅——從貴州打贏脫貧攻堅戰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

      新華社記者

      在貴州省羅甸縣沫陽鎮麻懷村,鄧迎香(左)和村民一起種植白菜苗(2020年3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66個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923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192萬人搬出大山,減貧人數、易地扶貧搬遷人數均為全國之最——

      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貴州作為全國脫貧攻堅戰主戰場之一,集中各方力量啃下了一個個硬骨頭,攻下一個個深貧堡壘,讓這里實現了“千年之變”。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在脫貧攻堅領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彰顯了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政治優勢”。

      武陵山區、烏蒙山區、滇桂黔石漠化區……記者行走在昔日的集中連片特困地區,親眼所見貴州大地舊貌換新顏,處處呈現山鄉巨變、山河錦繡的時代畫卷,充分彰顯了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真理力量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獨特優勢。

      923萬貧困人口脫貧:堅持黨的領導為脫貧攻堅提供堅強政治和組織保障

      在貴州省羅甸縣沫陽鎮麻懷村,鄧迎香在隧道內看著過去的照片,回憶開山挖洞的情景(2020年8月31日攝)。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貴州省臺江縣老屯鄉長灘村,地里一派豐收景象。

      在收稻谷前的間隙,苗族繡娘姜引娣正忙著在家里趕制一批刺繡手工藝品,“我賣刺繡的錢,基本上可以夠家里一年的開支了?!?/p>

      剛剛過去的暑假,長灘村旅游逐步恢復,村里的刺繡館接待了數十個研學團隊。

      游客的到來,讓不少像姜引娣一樣的苗寨婦女可以“背著娃娃繡著花,養活自己照顧家”。

      而就在2年前,臺江縣還是貧困縣,貧困發生率曾高達37.71%。如今,臺江縣不僅脫了貧,還走出鄉村振興的新路子。

      這背后是幾任駐村第一書記的接力。

      翻開中組部派駐干部王小權的扶貧日志,他謀劃的發展思路清晰可見:“生態環境和民族文化是長灘村發展文化旅游為群眾增收致富的寶貴資源……”然而,因為2019年的一場車禍,他倒在了扶貧路上,生命永遠定格在45歲。

      在沒有硝煙的戰場上,一個戰士倒下去,另一個戰士沖上來。

      如今,扶貧日志中的設想一一變成現實,長灘村在2020年入選全國鄉村旅游重點村。

      貴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縣忠信鎮石筍村的絕壁通組公路(2020年1月15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接下來,我們的目標是把長灘村打造成苗族文化旅游目的地?!比ツ杲尤蔚鸟v村第一書記周興文說,脫貧不是終點,我們要帶著鄉親們向更好的生活奮斗。

      貴州在明朝就被稱為“天下第一貧瘠之地”;清乾隆年間,貴州“歲賦所入不敵內地一大縣”;直到新中國成立之前,貴州大多數農村人口處于絕對貧困狀態。

      黨的十八大以來,貴州累計選派了21.32萬名干部到村開展幫扶,瞄準最短的短板發力,群眾出行難、用電難、上學難、看病難、通信難等長期沒有解決的老大難問題普遍解決。

      2020年11月23日,貴州省宣布剩余的9個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至此,我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脫貧。如今,貴州同全國人民一道邁入小康社會,923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

      貴州是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一個縮影。放眼全國,8年時間,9899萬農村貧困人口脫貧,創造了彪炳史冊的人間奇跡。

      這背后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構建的大扶貧格局。

      ——22個省區市向黨中央立下“軍令狀”。各地建立起脫貧攻堅黨政一把手負責制,層層簽訂脫貧攻堅責任書,層層壓實責任,層層傳導壓力,形成了省市縣鄉村“五級書記抓扶貧”的工作格局;

      ——中央明確脫貧攻堅期內貧困縣縣級黨政正職要保持穩定,各地發揮好村黨組織在脫貧攻堅中的戰斗堡壘作用。

      ——強化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的管理機制,推動脫貧攻堅各項政策措施落地生根。

      ……

      中國特色減貧道路為全球減貧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堅定了全球減貧信心。

      鞏固脫貧攻堅成果,接續推進鄉村振興,更需要一代又一代人的奮斗。截至今年上半年,全國18.6萬名駐村第一書記、56.3萬名工作隊員全部選派到位,新老交接有序推進。

      192萬人搬出大山:堅持精準扶貧方略啃下脫貧硬骨頭

      貴州省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朱家院子至轎頂山鄉鎮硬化路(2020年4月27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陶亮 攝

      清晨5點多,貴州省銅仁市碧江區銅興街道響塘龍社區。

      48歲的脫貧戶田江英,穿著橘紅色的環衛工作服,騎著電動車出發去梵凈山大道上班。

      “做環衛工很辛苦吧?”記者問。

      “比以前輕松得多喲!”田江英笑著答道。停好車,她拿起掃帚開始打掃,動作麻利嫻熟。

      田江英曾住在武陵山深處,那個叫一口刀的村莊。

      一口刀,地如其名。遠遠望去,多個寨子散落在高高的山梁間,就好像建在刀背上一樣。

      2015年,一則“34戶人輪種1.5畝水田”的報道讓一口刀村出了名,村里的貧困情況讓全國人民關注。

      2017年,包括田江英在內的172戶732人易地扶貧搬遷至260多公里外的碧江區,開始了新生活。

      搬得出,還要穩得住、能致富。在響塘龍社區的就業幫扶車間,保潔、月嫂、烹飪等“訂單式”就業技能培訓確保一戶一就業,農民正向市民轉變。像這樣的就業幫扶車間,在貴州有近千個。

      為徹底拔窮根,2015年11月,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提出“易地搬遷脫貧一批”,吹響新一輪易地扶貧搬遷的沖鋒號。

      貴州省黔西市新仁苗族鄉化屋村麻窩寨易地扶貧搬遷集中安置點(2021年7月24日攝,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同年12月,貴州啟動這一工作。192萬人占全國易地扶貧搬遷人口總數的近五分之一,任務異常艱巨?!笆濉逼陂g,貴州累計建成949個集中安置點,住房46.5萬套,整體搬遷貧困自然村寨1萬多個。

      “搬下山,住新房,黨讓我們把祖祖輩輩的夢變成了真實的生活?!辟F州省冊亨縣搬遷戶羅元高家里客廳掛著老屋的照片,新舊對比十分強烈。搬遷60多公里,生活改天換地。

      脫貧攻堅期間,960多萬貧困人口通過易地扶貧搬遷徹底告別貧窮,搬遷人口數量相當于一個中等人口國家。

      “這在世界上只有我們黨和國家能夠做到,充分彰顯了我們的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绷暯娇倳浿赋?。

      一口刀村的變遷,是精準扶貧方略的生動實踐。我國通過扶持對象精準、措施到戶精準等“六個精準”,確保脫貧路上不落一人。

      這是史無前例的精準到人,明確“幫扶誰”:8年時間,近2000萬人次進村入戶,開展貧困人口動態管理和信息采集工作,按照“兩不愁三保障”標準精準定位幫扶對象。

      這是舉世罕見的精準組織,明確“誰來幫”:25萬多個駐村工作隊,300多萬名縣級以上單位派出的駐村干部,做到戶戶有責任人,村村有幫扶隊。

      這是實事求是的精準施策,明確“怎么幫”:根據不同致貧原因實施“六個精準”“五個一批”,因地制宜、因人施策。

      這是審慎科學的精準評估,明確“如何退”:明確“時間表”,引入第三方,聚焦內生力和發展力……創新構建最嚴格考核評估體系,確保脫貧成果經得起歷史檢驗。

      “精準扶貧是我國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基本方略,是彰顯我國政治制度優勢的重要方面?!眹亦l村振興局中國扶貧發展中心主任黃承偉說。

      天塹變通途:集中力量辦大事補上發展短板

      在貴州省雷山縣龍頭街道一處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村民和游客在苗年活動中跳蘆笙舞(2020年11月19日攝)。新華社記者 楊文斌 攝

      從高空俯瞰,貴州麻山地區的麻懷村宛如一條魚,“魚頭”的位置,是一條隧道。

      驅車通過這條長216米、寬4米、高5米的隧道,只需短短30多秒,但卻凝聚著當地村民15年的艱辛努力。

      生活在群山包圍之中的村民,數百年來深受交通不便之苦。

      “小孩八九歲才能上學,走路來回6個小時;老人生病、孕婦難產要抬到大路邊候車;果子熟了爛在巖縫里;村民建房,物資全靠肩挑背馱……”在村里的陳列館中,記者找到許多對往日的描述。

      為打通出山路,從1999年冬天開始,被稱為當代“女愚公”的鄧迎香和鄉親們一起開山鑿洞。經過十余年的艱苦努力,2014年,一條隧道終于建成。

      有了這條出山路,整個村子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荷塘、涼亭、步道,一處處鄉村旅游設施逐漸完善。距村委會不遠的食用菌基地,數十名工人在大棚內忙著采摘新鮮的菌子。

      從秦朝開五尺道,到元朝修建驛道,再到明朝形成五條通往外省的主要驛道,歷經千年,群山阻隔的貴州長期處于“孤島”狀態。

      行路難,曾是制約貴州脫貧的最大短板。

      這是一條掛在崖壁上的“天路”:路邊的山崖如斧劈刀削。俯身向下看,令人雙腿發抖。

      這條路位于貴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縣,連接忠信鎮到石筍村,全長5.6公里、寬4.5米。

      談及修路的艱辛,時任村主任費建剛記憶猶新。當時挖掘機現場作業十分艱難,兩三天才能掘進一米,既要擔心上方滾石,又怕腳下石塊松動。

      “苦了幾輩人,盼了幾十年!”村民楊世進說。

      昔日“地無三尺平”的貴州,實現了從“千溝萬壑”到“高速平原”的重大跨越。

      腳下的路通了,發展的思路也打通了。貴州農業產業的規模、產量、產值顯著提升,蔬菜、食用菌、茶葉等12個農業特色優勢產業蓬勃發展。如今,貴州田間地頭的農產品裝上車就能發往各地,銷售半徑從平均不到300公里,延伸至東部沿海地區及國際市場。

      截至2020年底,全國貧困地區新改建公路110萬公里、新增鐵路里程3.5萬公里,貧困地區具備條件的鄉鎮和建制村全部通硬化路、通客車、通郵路,貧困地區因路而興、因路而富。

      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把基礎設施建設作為脫貧攻堅基礎工程,集中力量,加大投入,全力推進,補齊了貧困地區基礎設施短板,推動了貧困地區經濟社會快速發展。

      這是一場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發揮全國一盤棋的制度優勢,舉全國之力打贏的脫貧攻堅戰:

      實施東西部扶貧協作,東部9個省、14個市結對幫扶中西部14個省區市,全國支援西藏和新疆,東部343個經濟較發達縣市區與中西部573個貧困縣開展攜手奔小康行動;

      開展定點扶貧,307家中央單位定點幫扶592個貧困縣;

      2012年到2020年,各級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累計投入1.6萬億元,扶貧再貸款累計發放6688億元……

      “從政治基礎看,精準扶貧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發揮社會主義制度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秉S承偉說。

      站在新的歷史起點,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全國上下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顯著優勢,集中力量辦大事,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代接著一代干,踔厲奮發,勇毅篤行,在鄉村振興之路上大踏步向前。(記者:李自良、王麗、侯雪靜、向定杰、汪軍、駱飛?)

      視頻記者:楊焱彬 劉勤兵 吳斯洋 崔曉強

      海報設計:潘紅宇  

    【糾錯】 【責任編輯:劉笑冬 】
    010020020110000000000000011101091128993303
    亚洲熟妇AV一区二区三区
  • <xmp id="aciow">
  • <xmp id="aciow"><optgroup id="aciow"></opt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