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xmp id="aciow">
  • <xmp id="aciow"><optgroup id="aciow"></optgroup>
  • 新華網 > > 正文
    2022 09/ 12 19:17:49
    來源:新華社

    塞外北疆生態協奏曲——內蒙古見聞

    字體:

      新華社呼和浩特9月12日電? 題:塞外北疆生態協奏曲——內蒙古見聞

      新華社記者王進業 殷耀 李來房

      秋收臨近,內蒙古赤峰市馬鞍山村村民鄭杰,頭頂烈日,給山坡上的2畝葡萄園澆了一遍水。再過幾天要收摘葡萄了,今年他靠葡萄能收入6000元左右。

      除了種地,59歲的鄭杰還有一份重要工作——護林員,負責巡護村里500畝的林地。

      馬鞍山村森林覆蓋率達90%,是內蒙古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治理、構筑萬里綠色長城努力和成效的縮影。擁有森林、草原、濕地、河流、湖泊、沙漠等多種自然形態的內蒙古,正成為中國北疆一道亮麗風景線。

    這是2020年10月27日拍攝的烏梁素海(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

      “保護好草原,生活才能更好”

      科爾沁右翼前旗桃合木蘇木,丘陵連綿,河湖瀲滟。連片草地被整齊地“畫”上小方格,形成一道獨特風景。

      “小方格是蘆葦沙障,里面的草是人工撒播的草種長出來的?!碧液夏咎K木綜合行政執法局局長布仁賽音說,以前沙化嚴重的地方,現在披上了茂密的小草。

      去年5月,桃合木蘇木啟動草原生態修復項目,投資900萬元,采取自然封育恢復為主、人工干預修復為輔的綜合措施,治理退化草原6萬畝。

      監測數據顯示,2016年至2021年,科右前旗草原植被蓋度增加28.67個百分點。旗域內河流水質達到Ⅲ類標準。

      這是2022年8月16日在通遼市科爾沁左翼后旗拍攝的科爾沁沙地造林成果(無人機照片)。新華社發(華維光 攝)

      在科右前旗烏蘭毛都大草原,不時可見成群的牛羊。這里按16畝一只羊、80畝一頭牛的標準核定草原載畜量,牧民獲得每畝近4元的草畜平衡補貼。

      蒙古族牧民薩仁高娃有1萬多畝草場,又租賃1萬畝,還有200畝地退耕還草。她家養了100多頭牛和近700只羊,數量與過去相比減少一半?!拔覀冏孀孑呡吷钤谶@里,保護好草原,生活才能更好?!彼f。

      薩仁高娃雇了兩個羊倌兒,自己把精力用于奶制品合作社。在她家旁邊,一個占地330平方米的奶制品生產車間剛運營1個多月。

      “我們生產奶豆腐、酸奶、奶酪等,帶動牧民增加收入?!彼_仁高娃說。

      科爾沁右翼中旗哈吐布其嘎查,過去土地荒漠化、鹽堿化嚴重。

      牧民白吉林白乙拉告訴記者:“過去春季一到,沙塵暴經常一刮好幾天,門底下和窗臺上都是沙子?!?/p>

      白吉林白乙拉曾是貧困戶,住了20多年的土房子下雨就漏水。2017年,受益于易地扶貧搬遷政策,他搬進了政府建的80平方米磚房,還配有牛棚。這年,當地全面禁牧,他的牛開始圈養。

      幾年前嘎查沙化地種植的1500畝沙棘林,現已長到1米多高。56歲的白吉林白乙拉是護林員,經常給村里人宣講生態保護。近幾天,他與村里4人合伙收割青貯玉米,為牲畜備草料。妻子劉孟蘭農閑時在家做蒙古族傳統刺繡,美麗草原是她常用的圖案。

      嘎查黨支部書記金扎拉嘎給記者算了筆賬:全村養育2800多頭牛,圈養后養牛成本高了些,但改良的肉牛品種每頭比以前多賣兩千元左右;沙棘林生態效益已顯現出來,明后年就會見到經濟收益,按畝產100公斤沙棘果計算,1500畝可產約15萬公斤,每公斤能賣十四五元。這筆收入很可觀,集體經濟將隨之壯大。

    這是2022年6月23日拍攝的烏蘭毛都草原上的牧群(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目前,科右中旗全旗沙化土地有效恢復比例為90%以上,草原綜合植被蓋度由2017年的35.17%提高到70%。

      數據顯示,10年來,內蒙古累計造林1.22億畝、種草2.86億畝,年均防沙治沙1200萬畝以上,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持續減少。

      “農田是自家的,環境是大家的”

      晨光灑在平靜的烏梁素海湖面上,鳥鳴清脆。

      湖畔,烏拉特前旗賽湖洞嘎查的劉秀珍,跟幾個老姐妹伴著音樂節奏,歡快地舒展身體。

      “我們農閑時經常來晨練或散步,這里空氣好?!?1歲的劉秀珍說。她家里窗明幾凈,家具嶄新,窗臺上擺滿鮮花、綠植。

      “這幾年烏梁素海環境變好了,我們才把房子裝修了。前幾年周邊的環境太差,想搬走?!眲⑿阏湔f,以前湖水是褐色的,味道可難聞了,現在水清了,魚多了,鳥也多了,從未見過的鴻雁去年來湖里過冬。

    天鵝在烏梁素海水面上嬉戲(2020年10月28日攝)。新華社記者 連振 攝

      位于黃河河套灌區的烏梁素海面積293平方公里。上世紀90年代起,湖區污染不斷加劇,并暴發大面積黃藻。長期農田過量施肥是主要原因之一。

      2018年起,當地通過獎補激勵、農技推廣等手段,全面開展控肥、控藥、控水、控膜工作,引導農民和企業綠色生產,減少農業面源污染。

      “農田是自家的,可環境是大家的。我們要把自己的土地保護好?!眲⑿阏涞?0畝地由玉米改種小麥,用農家肥,人工拔草,不蓋地膜。

      她家的小麥已申請為無公害產品,售價比普通小麥高,再加上政府補貼,一年下來能增收4萬元。

      阿拉善盟境內的賀蘭山腳下,草木蔥郁,偶有幾只壯碩的巖羊奔跑而過。當地人說,近期還有珍稀動物雪豹出沒。

      賀蘭山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起規模開采煤炭,因企業生產方式落后、環保意識不強等,生態環境遭到一定程度破壞。加上過度伐木和超載放牧,林草植被退化,水土流失嚴重。

      2016年起,阿拉善盟在賀蘭山保護區及周邊強力開展環境整治行動,3年間拆除57家洗煤廠,永久性封閉歷史遺留的67個煤礦井硐,并通過覆土、種草等方式,完成礦區渣臺治理1150萬平方米。

    2022年7月11日拍攝的內蒙古賀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夏日風光(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貝赫 攝

      “現在賀蘭山生態保護良好,與20年前相比,森林邊緣向前推進5米到10米?!眱让晒刨R蘭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哈拉烏工作站副站長李東說。

      數據顯示,2021年,內蒙古全區空氣優良天數比例較2015年提高3.7個百分點;國家地表水考核斷面優良水體比例較2016年提高22.9個百分點。

      荒山變“金山” 沙坑變“寶盆”

      赤峰馬鞍山村,因一座形似馬鞍的山而得名??拷蹇诘呐品?,整潔平坦的道路兩側是狹長的一片花海。村里磚瓦房錯落有致,綠樹掩映。一處小山坡上,游客接待中心設施正在建設中。

      10多年前,這里可不是現在的樣子。由于開墾山林和過度放牧,“山上光禿禿的,一下大雨就發洪水,石頭都沖下來了?!痹妩h總支書記張國志說。

      “我們定了‘在不影響其他人的情況下,誰栽誰有’的政策,調動大家積極性,鼓勵植樹造林?!睆垏菊f。

    這是2019年7月15日拍攝的內蒙古赤峰市喀喇沁旗馬鞍山村(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馬鞍山村累計退耕還林和綠化3000畝。山綠了,榛子、蘑菇和山杏等山貨為村民帶來收入。直播賣貨的青年杜忠偉說,去年他采野蘑菇就賺了1萬元。

      山葡萄和旅游成了村主導產業。全村種植山葡萄3500畝,建起兩個葡萄酒廠。2017年馬鞍山村摘掉貧困村帽子。去年,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1.59萬元。

      近幾年,馬鞍山村人居環境顯著改善。全村改造了190戶群眾的廁所,還設立分類垃圾箱,村民環保意識增強了。

      “我們將繼續增綠,打造5A級景區?!贝妩h總支書記劉葉陽說。

      隨著生態文明建設的全面推進,內蒙古農牧區積極探索多種形式農旅融合、綠色發展路子。從烏蘭浩特市市區驅車10多分鐘,便到了高根營子嘎查。經過一片稻田,熱鬧的水上樂園映入眼簾。大人帶著孩子在沙灘上、淺水中玩耍。附近是一列“鄉村振興號”火車餐廳。

      嘎查干部介紹,這段地是洮兒河的舊河道,后來變成廢沙坑、垃圾場。2019年以來,政府利用幫扶資金等對舊河道進行生態修復和治理,建成神駿灣生態體驗區,吸納村民35人就業。運營方每年保底分給村集體45萬元,并按收入比例給村集體分紅。

      “沙灘很適合小朋友玩耍。湖面也非常美?!?8歲的邱藝帶著妹妹在景區乘坐游船后對記者說。她們和親戚共12人從市區到這里游玩。

      在景區巡邏的高根營子嘎查農民彭殿啟,戴著太陽帽,穿著保安服,樂觀、干練。他把地轉給兒子種,房子出租給一個糕點廠,自己和老伴住在城里小兒子家。

      “前些年這里臭烘烘的。誰想到‘破沙坑’現在變成了‘聚寶盆’?”60歲的彭殿啟笑著說。他每天騎電動摩托上班,月工資4500元。

      “以前窮嗖嗖,吃不上穿不上,現在不能說富得流油,也達到心目中的小康生活了!”他感慨,是黨的好政策讓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景區建設項目負責人介紹,這里將來還要搞冰雪旅游,打造民宿一條街、露營地等,會吸納更多村民就業,更好地實現、提升綠水青山的價值。

      “還是靠森林吃飯,但方式不同了”

      呼倫貝爾廣袤的草原上,馬牛羊群悠閑地吃草。機器打好的圓柱狀草捆,一個個間隔有序地躺在草地上,等待主人運走。這是牧民們為牲畜越冬做的儲備,也賣到別處。

    2022年7月25日拍攝的呼倫貝爾草原上打好的草捆。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位于呼倫貝爾根河市的大興安嶺林區,彩葉鋪展,眼下正是“采秋”時節。松子、蘑菇、松茸等山貨,成為當地人增收的來源。內蒙古森工集團滿歸森工公司北岸林場的工人們,忙著在山上刨坑,為明年春季栽樹做準備。

      “現在生態保護是我們的主業?!?8歲的北岸林場工隊長周義哲說。過去,他們的主業是木材生產,2015年大興安嶺林區全面停伐后,他從砍樹轉為看樹,負責林木防火、撫育、補植補造和管護。

      在大興安嶺西南的阿爾山市,周長河老兩口2017年告別“板夾泥”房,住進新樓房。整潔的客廳里,墻上掛著“家和萬事興”的牌匾。老伴周秀榮喜歡與姐妹們一起跳廣場舞。

      周長河今年71歲,是退休林業工人。他曾負責維修運送木材的小火車,至今清晰記得林區實施封山育林時拆除小火車道的場景。

      “當時心里不是滋味,擔心沒有什么活干了。但封山育林是為了子孫后代,維護生態平衡,人人有責?!彼f,退休后每年到山里采蘑菇,看到樹高了、林密了,打心眼里高興。

      干了一輩子林業的老周對保護森林很用心。他去山里的時候,提醒周邊人注意防火;看有外來挖野菜的,告訴他們不要把根兒一塊薅出來。

      如今,旅游已是阿爾山的支柱產業,當地三分之二的人口從事相關服務業。

    2022年7月24日拍攝的阿爾山市周邊的林海(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姜慧鑫是阿爾山國家森林公園一名管理人員,負責游客安全、植被保護和環境衛生。他的父親從1987年起在林場擔任油鋸手?!疤觳涣?,父親就背著油鋸出去伐木,晚上很晚才回來,很辛苦?!苯埚握f,“后來可采的成材林越來越少,春秋兩季的大風天和沙塵天越來越多?!?/p>

      隨著天然林保護工程啟動,他的父親由伐木工轉為護林員,栽樹育林,種植沙棘。在公園,姜慧鑫提醒游人不要破壞樹木和亂扔垃圾。在家,他經常教育5歲的兒子尊重、保護大自然。

      “我給他講,花草樹木都是有生命的,要愛護它們?!苯埚握f。

      “我們還是靠森林吃飯,但方式不同了。有森林有美景,旅游發展起來了,生活更美好了?!彼f。(參與采寫:于嘉、王健、勿日汗)

    【糾錯】 【責任編輯:趙文涵 】
    閱讀下一篇:
    010020020130000000000000011100001128996760
    亚洲熟妇AV一区二区三区
  • <xmp id="aciow">
  • <xmp id="aciow"><optgroup id="aciow"></optgroup>